当前位置:首页 >品牌活动

品牌活动BRAND ACTIVITIES

遇见六月四姑娘,一场梦之外的旅行

2016-08-31

从成都到四姑娘山镇,途径都江堰、卧龙,其中一段路正在修缮,左边是陡坡雨水伴着石头下滑,右边是湍急的河流,而中间就是游刃自如的山地司机了。骄傲地驾驭方向盘,任越野车颠簸在凹凸不平的盘山公路,车轮压过碎石,溅起水花。勇者无惧,而其中的险,大概只会让初行者感到惊讶了。
    长时间在车内,未察觉气温已经跨过了四季,直到熊猫国王之巅遇到漫天飞雪,才发现窗外温度骤降。途径海拔4000米的巴郎山,雪花覆盖了我们的肩头,预告我们来到了与世隔的地方,开启接下来一段梦之外的旅行。

    走进双桥沟,经幡与白塔,散发着浓郁的嘉绒藏族风情。花卉、蓝天白云与远处的皑皑雪峰,都在阴晴雨雪中不断变幻。从繁花遍地的人参果坪到密布沙棘树的红杉林,途径四姑娘山的浴池——娜措湖,秀气似一颗明珠。六月的四姑娘多姿羞涩,只能用片刻时光陷入她晴朗的目光中,梨花带雨让人颇生几分怜意的样子,才是她常有的状态。

   巴郎山,白雾在雪山之上泛起光晕。是时天晴,雪山与阳光交汇,带来灼眼的明艳却只逗留顷刻。光影在辽阔的山谷间,在盘旋公路之上,一圈一圈转移,光影是大自然的魔术师,不留神就拂去大山的白色“被盖”,露出棱角分明的碎石。置身世外,很容易忘记时间与自己的关系,白昼太长,总以为天黑尚远,却又冷不防入夜,比如在山地车转过山谷时、路边烧烤收摊时、小镇街灯亮起时,转个角便是天黑了。

    进入海子沟的露营地已是傍晚时分,晚霞的红渐渐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夜空静谧的蓝。经过了辽阔的高山草甸、翻越绵延大山,马儿踏过泥路、低洼、碎石路,到达被树林环抱的扎营地,高山湖在远处如一面镜子,静静倒影着雪山、树林。搭好帐篷,点燃篝火,与当地的背夫向导聊天,所以痴迷,正是那长途跋涉身心俱疲后遇到平静的良夜让人感动啊。营地灯亮起,耀着流光的星轨在旅人的梦之上漂移,簌簌的雪山融水,借着点点光斑泛起涟漪。雪山是个不眠的守护者,在深邃的夜晚之时,守护似睡非睡的旅人,守护这万物生灵。

    凌晨三点,借着星光启程。向导总是远远走在前方,他们的灯悬在半空中如星星般闪烁,仿佛是一场“追星”之旅。向导说,晚上出发是最好的,看不清前方路的险,无法预测离终点的距离,内心的杂念固然也减少,只顾着一步步走稳脚下的路。人生的旅途亦是如此,脚踏实地,放下一些遥不可及的念想,行进路上反而更轻松。4300-4800米,两个钟后到达大峰平台,恰好赶在日出时,金色柔光铺在积雪之上,驱散了昨夜累积的寒意。感受空气稀薄地带的急促呼吸,仰望幺妹峰峰顶,冷冽而带着不可及的神秘与俊秀。梦到此处恰好,尽兴了而又有所期待有所留白。

在马队穿过草原时,在水风车转动流水时,在石屋的烟寥寥升起时,在冰山积雪融化时,在太阳未起旅人却已出发时,关于四姑娘的梦开始了…

双桥沟•红杉林
 

仿佛闯入了森林的秘境 


巴郎山

山脊侠客,行走在空气稀薄地带

巴郎山
浓雾是晴天的休止符,冷不防就是一场冰雹、雨雪

海子沟•朝山坪 
任马匹驰骋在高山草甸

海子沟
美好的夜晚,从篝火夜谈开始

四姑娘山•大峰平台
     阳光铺在积雪之上,驱散寒意,万物苏醒

   “她像二月的雨飘进我的梦,像六月的阳光洒满心田,又似十二月的风离开了我的故事。”临走前,我向四姑娘山挥一挥手,道声再见了。